伪娘【三月之一】

池中鲤鱼:

【三月之一——虐狗只是副业】
(就是个快进)(别问我meko到底怎么弄回去的,空运行不行)
(我发糖从来都不掺玻璃碴子,请愉快使用)
当新年的烟火已成灰烬,当开学前夜狂抄作业的风暴来袭,当李易峰几乎崩溃的从沙发上捡起狗毛,当陈伟霆颇有智商的在他脸上亲一口说别生气嘛meko还小。

三月已经到了。

霆妈对于自己儿子为什么总跑到他班长家去蹭吃蹭喝蹭床这事儿已经很机智的选择不问了,毕竟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何况年后第一天李易峰就拎着水果和对于孩子来说并不便宜的礼物上门探望岳母(x)阿姨,霆妈一边揉着易峰脑袋一边嘀咕“要是威廉有你一半乖也好。”
李易峰笑着收下岳母的夸赞,拿着围巾往她脖子上比划
“阿姨看着真年轻。”

“这孩子…”柳海英笑了,岁月在这个勤劳的女人脸上并没留下残忍的痕迹,却平添了感性的韵味,陈伟霆叼着个棒棒糖摇头“妈…你让他当你儿子算了。”

“我倒想呢,可惜啊,易峰妈妈还不同意呢,人家可不愿意用自己的好儿子换你个捣蛋精。”

陈伟霆又被自己亲妈嫌弃了,不过…家常便饭,习惯了。
他切了一声,“妈你太不了解他了…”

捣蛋精?
李易峰的花花心眼儿可比他多多了,就是装的好!哼。
………

(为什么我开不起来学了…我不会写开学了咋办)

无论千万少年如何哀嚎祈求,开学日如期而至,其中嚎的最惨的就是陈伟霆、因为他的假期作业堆积如山。

陈伟霆以面条的姿态趴在床上,拉着李易峰袖口哼唧,作死的meko同款造型趴在旁边“易峰…好峰峰~我就看一眼~”

“自己做。”李易峰铁面无私“咱妈把你交给我了,我就得负责任。”

“靠你不要恶心人啊你,那是我妈!我妈!”

“早晚是咱妈。”校草无所谓一挑眉,抽出袖子起身又去给陈伟霆泡了杯咖啡,临离开房间时不忘探头嘱咐“不许偷看我作业答案,自己做。”

陈伟霆摆了个ok的手势,然后在李易峰的脑袋从门口一消失的瞬间就偷偷摸摸的翻开了校草已经做完的那套数学卷子,下笔如有神的狂抄选择题…meko见证着这邪恶的一幕,蹲在床上舔毛,姿态格外悠闲。

不抄?不抄你要累死老子?!tm这都凌晨一点了,困都困死了好不好,咖啡喝了三杯上厕所上的肾疼,李易峰还一脸瘫的去泡,泡你妹。

厨房里,校草倒咖啡粉的手一抖,打了个喷嚏,嗯…陈伟霆又骂他了。
冒着热气的白开水跟深棕色的咖啡水混合,苦中带甜,甜中带香,白色的泡沫在杯子里旋转,用咖啡棒搅一搅,李易峰端着有些烫的杯子靠着厨房擦的反光的灶台,低头看着白色泡沫出神。

五分钟。

六分钟。

七分钟。

掌心微红,咖啡的温度都低了一些,约莫着陈伟霆已经把自己的作业抄一半了,这才慢悠悠走回去,到客厅时他还不忘发出很自然的一声咳嗽,然后听到屋子里传来狂翻卷子的声音轻扬起嘴角,又一次放慢脚步慢吞吞走进屋子。
果然,陈伟霆正以一种很僵硬的姿势趴在床上,胳膊下按着的数学卷子已经不知不觉翻了七八页,后知后觉尴尬的挡住页书,怕李易峰看到。

“咳,咖啡。”

李易峰把咖啡放在桌边,meko乐呵就要去替陈伟霆尝尝,一伸舌头却只舔到校草挡在杯口的手。

“我把meko抱客厅了,它耽误你。”

“哦⋯”

不出意料,李易峰把meko放到客厅,然后跟它大眼瞪小眼至少三分钟再慢悠悠走回去,这是陈伟霆的数学卷子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翻到最后一页了。

“写挺快。”
看似无意夸奖一句,陈伟霆心虚的别过脸,嗯了一声“不难。”

李易峰自然不会拆穿,心疼就是心疼,他没那个定力能看着陈伟霆眼巴巴趴在床上写整夜的作业,然后第二天黑着眼圈爬去学校报到。

屋子里的灯开到最亮,陈伟霆把最后一页数学卷子的倒数第二道大题圈了个圈,李易峰撑着下巴把世界经典短片小说合集又翻了一页。

时光静静流逝,在未来的某一天,陈伟霆也在梦中回忆起这一刻,他永远记得李易峰低垂眉眼时的温柔,也记得那杯咖啡的甜腻多于苦涩,这样恬静美好的时光在当时看来那么乏味,可是后来又如此怀念。
钟表指针又划过半边圈,却半天没有写字的声音
“威廉…?”
没人回应。
李易峰放下小说过去把他脸下压着的卷子拿出来,陈伟霆的口水都湿了数学卷子一角,他看了看最后一道没解完的大题,抽出陈伟霆手里的笔行云流水般划拉完。
轻轻吻了下陈伟霆脑门,关了灯,黑夜里说了句晚安。

——————

三月是初春,这儿却没有春的意思。

早起时外面天都没亮,陈伟霆迷糊的爬起来,又推醒熟睡的李易峰,与每个清晨一样,校草睁开慵懒的眸子,一声巴掌脆响,一个早安吻,一个载回床上继续睡,另一个揉着屁股去洗漱。

伴随欢笑吵闹和汽车的鸣笛声。
俩人顶着同款黑眼圈上学,一进屋却发现全班都有同款黑眼圈,而且一圈大过一圈。

“哎呦霆哥你写完作业没?”
小辰辰一个假期过后貌似有点胖了,松软刘海耷拉着,都快挡住眼睛了
“写完了,我说你怎么不剪剪头发?”陈伟霆掀起他刘海才能看到半睁半闭的眼睛,咂舌放下
“江淼,这是你家长毛犬?”

江淼点头。

包慕辰黎拿起笔袋就扔过去“靠,你当我不想剪啊,我有四个舅舅,我要是一剪子咔嚓了头发,他们能咔嚓了我你信不信?”

陈伟霆耸肩,“反正我没舅。”
李易峰刚从办公室抱了一叠“致家长一封信”回来,就看到陈伟霆活力无限坐在桌子上晃腿儿,然后转头问自己“易峰你有舅舅没?”

问完他就后悔了,妈呀这不是废话么,白原他爹不就是么?
“你说呢?”李易峰把手里的东西分陈伟霆一半,让他帮忙发,陈伟霆就对半分了再随手塞给班里男生,然后从李易峰手里又拿走一大半,从离自己最近的那一组开始发
“那…那年正月,你剪头发没?”

李易峰背对他在旁边那一组放下两张纸张,停下动作抬头望着天花板,回忆了一会儿,然后沉重的点点头“剪了。”

“靠…辰辰你别乱剪了。”
……
同学们的活跃程度没有因为昨夜的晚睡减轻分毫,一个个还是精神满满的抄作业。
当张老师(班主任)拿着他的开会小本子一进屋,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抄作业的连忙收起本子,转战书桌堂,老张平静打开开会记事本“咳,都忙着呢是吧?”

“是~~”

“假期都玩疯了是吧?”

“嘿嘿…是~~”

“哎,那,我那科作业就先不收了,给你们减轻点儿负担,快写吧快写吧。”班任虽然皱着眉头挺不耐烦的说着,一个多月没看到这群小崽子却也是想念,嘴角微微上扬,笑成一片夕阳红。
下面瞬间沸腾起来,还有人喊谢皇太后开恩。

“哇塞!”陈伟霆夸张的张大嘴看李易峰“预言帝啊你。”
昨天下午当陈伟霆打算先写化学的时候李易峰就说了“班任未必收,你先把英语数学都写了。”

“嗯,那你当老公是谁?”后半句是李易峰凑到陈伟霆耳边说的,弄的怪痒的,陈伟霆拿胳膊怼了他一把“在班里正经点儿行不行?”

前座的马天宇很适时的咳嗽一声,“虐狗啊虐狗…你俩,低调点儿。”

陈伟霆对他比一个ok。

李易峰不明歪头,问
“他们都知道了?”

“都知道了。”

“你…自己告诉的?”

“嗯!早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嘛…”陈伟霆脸上洋溢着笑容,真是阳光的能驱走所有阴霾。
一瞬间李易峰竟不知所措,因为陈伟霆居然比他想象中还要勇敢,抬起手习惯性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有你真好。”

我生命里有你,真的很好。

班主任一件一件公布着这学期的大大小小破事儿,从不久后的运动会到运动会第二天的艺术节,再到乱七八糟一系列大事小事
“总之,班长和各位班干部要配合工作,这学期活动多,大家心散也是正常,不过还是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其他事都以后再说,明白吗?”

“明白啦!”

“嗯,去吧去吧,大扫除。班长呢?易峰?易峰呢?”连叫了几声也没人应,同学们都安静下来往后看,就瞧见李易峰和陈伟霆正互相看着傻笑呢,班任无奈“哎呀妈我可给你俩找个好同桌,这笑的……班长!去去去,组织同学打扫卫生去。”

全班一些比较懂得哥们们立刻用邪恶的眼神看着他俩,发出唏嘘声音,yoooo~~

陈伟霆被点了名儿一愣,看到大家“我懂~”的目光后瞬间尴尬的低下头,耳朵有点烫,抬脚踢了马天宇凳子一脚,后者假装严肃低咳一声,班里的奇怪声音就被压下去。

唯独李易峰脸不红不白起身“嗯。”

清扫工作做得很顺利,陈伟霆带着他的小伙伴愉快的抢走了李易峰所有能干的活,他就坐在原地指挥,大有嫂子范儿。

而事实上…真正的班嫂正闷头拧拖布呢。

李易峰看了一会儿就起身,跟马天宇交换个眼神又指了指陈伟霆后就出去了,马天宇一点头表示明白,然后过去拍了陈伟霆一把“你快放这儿吧少爷,我弄,易峰在外头等你呢。”

“啊?哦…”陈伟霆放下拖布,手上湿乎乎的,看着马少爷一阵坏笑,马天宇就无奈了,然后很自觉的撸起校服伸出胳膊,浅灰色的衬衣看着就不便宜,陈伟霆一边在人家衣服上擦手一边夸赞“哎这什么牌子,挺吸水~”

“什么牌子不都是给你擦手的?去吧祖宗,别让易峰等急了……还有啊,你俩小心点老师什么的。”

“知道了知道了~拜。”
陈伟霆归心似箭般直奔情郎,留下一群人无奈叹气,恋爱中的人啊,画风都骚粉色的,真是拿他俩没办法。

校园里冬雪弥漫,室外分担区的同学拿着大扫帚大雪铲卖力的清扫着足球场和篮球场路没过小腿儿的雪。陈伟霆化身老虎牌铲雪机,拿校服裤子包裹的小细腿儿铲出两条“雪”路,站在足球场中央朝李易峰挥手。
校草就顺着他铲完的两条路走过去,鞋没脏,裤子也没脏。

“冻不冻脚?”

“不冻。不过…大班长,你不在屋子里监督同学们干活,跑出来真的好么?”

“同学都在值日,我跑出来玩儿,这么说是不太好,那我回去了。”李易峰说完就要走,没走出两步就被陈伟霆揪住了。
能走路的地方就拿窄窄两条脚宽的地方,陈伟霆冷不丁的一拉,用力过猛导致俩人重心都不稳…
这祖宗…

天旋地转,俩人一起pia到雪里了,校草蛋疼的看着刚洗干净的校服滚满了灰突突的雪,太阳穴疼。

“嘿、嘿、嘿、sorry啊峰峰~”

面对陈伟霆没心没肺的笑容,再有脾气也发泄不出吧,李易峰看他一会儿,无奈叹了口气,然后破罐子破摔的捏起了一把雪………

“威廉。”

“啊?”陈伟霆傻呵呵张着嘴抬头,下一秒就被糊了一脑袋的雪,造型跟某种动画片里的懒xx或者x羊羊有一拼。
“卧槽李易峰你丫……”

“哈哈…”
明媚阳光下看似高冷的人笑的肩膀颤抖,浑身都散发着金色的光,李易峰很少有这样幼稚的一面,他在陈伟霆眼里总是冷静,死板,除了耍流氓厚脸皮从来不会孩子气的人,但现在……

“有那么高兴么…”陈伟霆嘀咕。

“嗯,高兴。”后者理所应当点头“跟你做什么都高兴。”

靠…不要随随便便说情话!会死人的!!!——嗷嗷

————————
我这母猪般的高产


评论
热度(439)

© 不过六级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